本站共有影片271368 部,全站视频无需下载在线观看  
每个专区加载速度不同,自由选择观看较快的视频专区
视频一区
视频二区
视频三区
视频四区
视频五区
资源六区
视频七区
视频八区
视频九区
成人小说
激情图片
【热门搜索词】 国产 欧美 韩日 91 自拍 偷拍 萝莉 学妹 情侣 空姐 模特 护士 丝袜 乱伦 双飞 人妻 迷奸 强奸 巨乳 制服 剧情 主播 肛交 足交 口交 无码 动漫 3P SM 另类 同事 素人 超模 少妇 大奶 直播 主播 嫩妹 学妹 美胸 COS 约炮 无套 后入 美腿 高跟 巨乳 萝莉 少女 乱伦 金发 御姐 偷情 乳交 拳交 下药 自慰 做爱 上司 援交 一本道 学生 野外 萌妹 摄像头 黑人 大秀 丰满 乱仑 唯美 另类 露脸 特写 爆菊 炮友 白虎 淑女 女儿 孙女 偷看 滴蜡 长腿 高潮 酒店 Carib 1pon Paco 变态 性虐 护士 抽插 外围 女神 唯美 学院 白丝 黑丝 淫乱 90后 会所 后门 肥臀 喷潮 美眉 粉嫩 国语 虐待 厕所 一字马 女神 大屌 女儿 姐姐 妹妹 办公室 连衣裙 按摩器 粉木耳 更衣室 捆绑 迷药 吹箫 爆乳 泳池 尾随 推油 ktv 迷晕 卫生间 大胸 处女 调教 灌醉 搭讪 教室 办公室 嫩模 秘书 混血哥 康先生 内裤哥 约哥 風吟鳥唱 C仔 轻吻 世界那么大 萝莉 露脸 特写 爆菊 丰满 炮友 全裸 插b 极品 性感 勾引 双穴 长腿 苗条 美女 闺蜜 高挑 黑丝 高潮 双女 后门 美少女 大学 高中 初中 白嫩 道具 白虎 嫩妞 粉色 富二代 牛仔裤 爆操 骚逼 父亲 女儿 初恋 女友 透明 诱惑 浴室 猛插 妈妈 儿子 圣诞 厨房 厕所 发情 开放 酒店 宾馆 嫩穴 约炮 妹妹 表妹 表姐 小姨子 姐夫 沙发 翘臀 淫叫 抽插 拜金女 多水 内射 超正 淫穴 护士 大吊 医院 粉nen 气质 长裙 短裙 喝酒 大公鸡 A片 天使 女孩 啪啪 面具 骚女 淫荡 医生 宅男 病房 房东 针孔 打炮 鲜肉 对白 家里 颜值 外围 土豪 淫乱 销魂 开档 无套 超美 女神 唯美 野性 学院派 约操 高跟 俱乐部 连衣裙 约战 白丝 灰丝 白领 爱液 娇嫩 呻吟 19岁 18岁 室友 Carib 情趣 屁眼 受虐 女王 96 妹纸 咪咪 很紧 插进去 小媳妇 纹身 不雅 肤白 女孩 清纯 会所 嫩逼 淫水 后入 精油 游泳馆 淋浴
若无法显示播放窗口,请把浏览器广告屏蔽关闭!!!如果当前浏览器无法播放请更换浏览器!!! 7K7K福利导航-成人的专属导航 7K7K福利导航-成人的专属导航 7K7K福利导航-成人的专属导航 7K7K福利导航-成人的专属导航7K7K福利导航-成人的专属导航 7K7K福利导航-成人的专属导航

外出打工的农村女子

时间:2020-08-03
提醒:文章或图片中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淫蕩的张老师        淫蕩学院       小学老师的妈妈        和旧同学陪老公玩3P       我上了孪生姐妹
跟蹤迷姦超短裙少妇        用餐聊刺激的性经验        脱衣舞俱乐部奇遇        被强暴的女检察官        担任空服员的舅妈        

  宁艳丽是个外出打工的农村女子,今年只二十岁,生得苗苗条条,皮肤白晰,一头乌黑髮亮的头髮像瀑布般飘洒在脑后,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如两汪深潭,清澈而明亮,红红的樱桃嘴一笑,露出整齐而洁白细牙,显得抚媚而动人。

  她的外貌就像她的名字那样鲜艳而美丽。

  可是艳丽虽然长得漂亮,却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女人。她从家农村出来仅一年多,就换了五次工作,都是她嫌人家给的工钱少,工作辛苦而辞工了。在大都市城,找一份工作并不难。

  可要找到一份既轻鬆而又工钱高的工作就不那幺容易了。艳丽东奔西走,托朋友托老乡,四处寻找好工作,可是好工作就是没碰上。

  一气之下,她告别了朋友和同乡,跑单帮干上了偷鸡摸狗的勾当。

  可是,由于她的偷窃技术并不高明,偷了三、五次,得手的钱财并不多,还被人抓住拉进了派出所,在黑房里关了十五天。

  从黑房里出来,她觉得偷窃的行当并不是自己能端的饭碗,于是又想改辕换辙。可是干什幺好呢?她想了三天三夜,始终也没有想出干什幺最轻鬆最挣钱。

  这天,她到街上闲逛,不觉走到一个书摊前,摊上一张小报醒目地印着一行的红色标题:「山村光棍汉为买妻被骗五千元,落得人财两空自寻短见。」艳丽心里一动,便掏钱买了那张小报。

  买了报纸,艳丽便细细地读了起来。文章里说的是某一个三十多岁的光棍汉,因为求偶心切,轻信一对自称为兄妹的外地人,花五千元买下那女的作媳妇,哪知半夜里,那女的乘他熟睡之际,偷偷地溜走了。

  后来,他才知道,两个外地人竟是专门骗婚挣钱的骗子。光棍汉追悔莫及,一气之下喝下了半瓶农药……艳丽读完了这篇文章后,一拍大腿暗说:「我何不干这一行呢!」艳丽觉得干骗婚的行当最容易挣钱,一下子就可以得手五、六千元,而且,这一行很适合自己做,因为她知道自己生得漂亮,有吸引力。

  但骗婚可不能像偷东西那样跑单帮,需要有个合作伙伴。于是,她第一步要干的事就是先寻找一个合作伙伴。

  这天,艳丽在镜子面前着意打扮一番,她把瀑布式的长髮剪掉了一半,用红绸带扎成马尾巴型,上身穿一件半透明紧身短袖衫,裸露出浑圆面白嫩的双臂,下身穿着一条水洗牛仔裤,繫着一条宽边黑皮带,把那件半透明的衬衣下襬束到裤带下面,这样打扮起来,那本来就是丰满的双峰更显得挺拔而富于弹力。

  打扮完毕,她背上一个棕色月牙袋,款款地来到车站广场,开始物色合作伙伴。

  车站广场人山人海,艳丽东转转西逛逛,眼睛在一张张陌生的脸上打量着。她转悠了一会儿,便在一个磁卡电话亭旁停下来,从月牙袋里取一瓶矿泉水喝了起来。

  此时,一位男子走过来问: 「小姐,您想打电话幺?我有磁卡。」艳丽摇摇头。

  「那您想搭车吗?我有个朋友在那边开车哩!」那男子用手往东指指说。艳丽又摇摇头。

  「那你有什幺事情需要帮忙吗?」那男子显得十分热心。

  艳丽见男子这幺热情,便擡眼打量起他来。只见他生得手长脚长高又大,平头短髮大脑袋,浓眉大眼高鼻樑,灰色西装黑领带。那男字的模样和态度,使艳丽产生好感,她心想:这男子这幺热心,我何不引他上钩为我所用呢?于是,她便送出一个微笑,甜甜地叫了一声「大哥」然后说:「是的,我是有个事情想求你帮个忙。」那男子点点头,说道:「好呀,你有什幺事儘管说,我一定尽力帮助你的。」艳丽点点头说声「谢谢」,然后把那男子拉到一僻静处,苦着脸说,她是刚从四川农村来,因人生路不熟,带来的钱给小偷扒去了,现在吃饭佳宿都没钱,真不知今后的日子怎幺过了!」艳丽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擦拭一下眼睛。

  那男子不住地点点头,拍拍她的肩头说:「不用急,你现在一定肚子饿了,我们先找个饭店吃饭,然后再给你想办法,好不好?」艳丽点点头。于是,那男子带着岁艳丽来到裕华酒店。两人坐下后便报了姓名,那男子说,他姓杨名立忠,也是农村出来打工的,因最近与老闆吵了架,暂时未找到合适的固定工作,因此到车站帮助别人打打电话,提提行李,收点服务费。

  艳丽盯住地点点头,说:「你干这些,一天又能挣多少钱呢?再说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呀!」立忠说:「我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但我相信,我能够找到合适的工作的。」艳丽眨了眨眼睛,说:「哎,你想不想干挣大钱的工作?」立忠说:「那还用说,我当然想啦!」

  艳丽说:「那就好,我这里有个既轻鬆。又快挣钱。挣大钱的好差事,咱们一块干吧!」于是,艳丽便把欲与他合作骗婚挣钱的想法说了一遍。

  杨立忠听后拍着巴掌说道:「好,太好了!其实,我看你那聪明伶俐的样子,怎幺样也想不通你是那种轻易就让小偷偷钱的人!」于是,两人商定,由立忠扮哥哥,艳丽扮妹妹,到附近农村去骗婚,钱到手后才二一分作五。

  两人商量妥当后,杨立忠又叫来服务员,加了几样菜,两瓶酒,说要庆贺,预祝今后合作成功。

  席间,杨立忠不佳地称讚举艳丽生得漂亮,人又聪明,想出这样一条生财之道真不简单,今后一定会很快就发达起来了!立忠边说边不住地给艳丽夹菜敬酒,艳丽听了一番讚美的话,不觉有点飘飘然起来。天色慢慢地黑将下来了,艳丽一脸通红,浑身软绵绵的。她双眼半闭,头一晃,伏在桌上呼呼地睡了过去。

  艳丽这一睡不打紧,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却令她大吃一惊,原来她身上一丝不挂,立忠则赤条条的躺在她的身旁。她伸手摸摸自己的下体,已经黏黏腻腻的一塌糊涂,艳丽知道是什幺事了,她又羞又怒,一把揪起立忠:「啪!啪!」左右开弓,扇了他两记耳光,骂道:「你这个畜牲,居然打老姐的主意,佔我的便宜,走,到派出所去,我要告你强姦罪!」立忠不住地向艳丽道歉,叫她息怒,有事慢慢商量,千万不要上派出所,如果派出所知道那一套「合作方案」不就全完了吗?立忠又说:「反正今后我们合作挣钱,你要扮演新娘子的角色,始终免不了要跟别人睡觉!这样玩玩又有什幺大不了呀!」艳丽本来已经不是个处女,她想到刚才骂也骂了、打也打了,再继续闹下去也于事无补。倒不如早点行动去挣钱!

  于是,她把一腔的怒气嚥下肚里。吃过早饭,两人便开始行动。

  行动的第一个目标选在下岗村,这是杨立忠的主意,他说把下岗村作为第一目标最好,那里有不少光棍汉,而且都有钱。

  艳丽说道:「既然有钱,他们怎幺娶不到媳妇呢?」立忠说:「因为他们选择选择对象的条件高,不过像你这样漂亮,保证一下就把他们钓上钩来。」艳丽点了点头。

  下岗村距城里有十多公里路程,两人便搭班车出发。

  进了村子,他们来到一间单家独户的青砖瓦房前。这房屋的门半掩着,透过门缝,里面有一个男人在修理摩托车。

  立忠走上前去,推开半掩的门,叫一声「大哥!」里面的人问:「有什幺事呢?」

  立忠说:「我们是外地来的。」

  「外地来的?」那男人一脸的惊诧。

  「是外地来的。」杨立忠点点头:「这是我阿妹,想来这里找个婆家,不知你们这里可有适合的男子没有?」「哦!原来是这个事!」那男从地下站起身来,用破布擦了擦手,现出一脸笑容,说道:「快进屋坐,快进屋里坐,先喝杯茶吧!」立忠和艳丽被让进屋里,那男人忙着沏茶、斟茶,一边拿眼睛瞅着艳丽。艳丽急忙低垂下头。

  那男人约三十一、二岁,生得高高瘦瘦,也剪了个平头短髮,穿一件灰色上衣,只见他额头窄窄,眼睛圆圆,鼻子塌塌,下巴尖尖,一副瘦猴的样子。

  喝着茶,那男人问两人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找对象有什幺条件要求。

  立忠又编着瞎话说,他叫李玉山,妹妹叫李玉莲,家住赤岭县一个贫穷的山村,因为家里穷,父母又于两年前去世,欠下债务一万多元,现在他自己已经三十多岁,还没钱结婚,只好带妹妹出来找个婆家,收点身价钱,回去好将就着娶个媳妇成个家。至于其他条件,只要男子没有跛脚盲眼,身体健康就行。

  立忠看了一下艳丽,说:「阿妹,对吗?」

  艳丽点点。那男人又问: 「那幺,不知你们要多少身价钱呢?」立忠说:「五千块吧。」

  那男人点点头说:「五千块,是不多,不多!」男人又瞅着举艳丽看了一会儿,沈吟半晌,说道:「不知道年纪大一点的男子行不行呢?」「没关係,没关係!」立忠连声说,接着又回头徵询地对得艳丽说:「阿妹,你说呢?」艳丽低垂着头,羞怯似地说:「你拿主意吧!我听阿哥的。」那男人又瞅着艳丽看,看了一会儿,又说道:「这阿妹长得真漂亮,我、我见了都很喜欢。」立忠说:「阿哥,难道你也是未成家的幺?」

  那男人点点头,现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惭愧,惭愧呀!」接着,那男人告诉两人,他叫陈福祥,父母也于一年前去世,无兄元弟无姐无妹,近年来贩卖蔬菜挣了些钱,手头宽裕了,本想找个理想伴侣,可村里的始娘眼睛都盯住大城市,外出打工的打工,嫁大老闆的嫁大老闆,因而一直未能找到意中人。

  陈福祥又说,如果李玉莲 意嫁他,他 意出六千块身价钱,并说今后他会好好地待她的。

  立忠见说,便假惺惺地问艳丽道:「阿妹,福祥哥喜欢你哩!你 意幺?」艳丽装作羞涩的样子,偷偷地看了一眼陈福祥,然后轻声地说:「 意。」陈福祥,显得异常商兴的样子,立即取出一叠用橡皮筋箍得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递给立忠说:「这是六千元,你点收起来吧!」杨立忠接过钱,数也没数,就揣进了怀里,然后对寄艳丽使个眼色说:「现在时间还早,我还有事,我得赶回家去,阿妹你就留下来,好好地待奉福祥哥,过几天我把办结婚证明的文件带来给你。」陈福祥说:「吃了饭再定吧,我们哥儿喝两杯,高兴高兴。」扬立忠坚持要走,陈福祥只好作罢。临走时,立忠又对艳丽说了一些安慰的话,瞅準陈福祥不注意的时候,压低声音对艳丽说:「我先走一步,你尽快想办法脱身,到昨晚吃饭的那间裕华酒店二零号房间找我。」艳丽也对他点了点头。

  立忠走了以后,陈福祥便拉着艳丽的手返入屋里,他总是瞅着艳丽看,不住地称讚她长得漂亮。当晚,陈福祥杀了鸡,取出好酒,和艳丽一起吃喝起来。

  艳丽无心喝酒,她脑子里总想着如何脱身的办法,但她又不能表露出来,只好装出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一个劲地劝陈福祥喝酒,她想,只要陈福祥喝醉了,她就可以溜之大吉。

  陈福祥显然不知内中有诈,一杯一杯地喝,同时也一杯一杯地劝得艳丽喝,宁艳丽为了稳住对方,也只好陪着喝,两人直喝到天黑下来,艳丽觉得再喝下去自己也会醉,醉了就难以脱身,于是便说:「好了,我不能再喝了。」陈福祥见得艳丽不喝,他也不喝了。此时,艳丽已是两颊钒红,浑身热辣辣,她瞅了瞅陈福祥,陈福祥吐着酒汽,精瘦的脸上也红扑扑的,可是他还很清醒,一点也没有醉的样子。他取过一条毛巾,用热水湿了,递给得艳丽,让她擦一下身子,然后又取了另一条毛巾自己擦了起来。擦完身以后,陈福祥一把搂住艳丽,拥着她上了床。

  艳丽心里实在不 意跟陈福祥睡在一起,可是她又没办法推搪,只好装作忸怩、羞惭的样子躲闪着。

  可是,陈福祥一下子就扑在她的身上,他慇勤地替她宽衣解带,她也半推半就地让他把裤子脱了下来。陈福祥好像没见过女人似的,一上身来就飞擒大咬。艳丽任她摸奶挖阴,终于也挖出水来,福祥满心欢喜地把自己的阳具插到她的肉洞里,艳丽也紧紧把他瘦削的身体抱住。

  这时艳丽想起她初恋的男朋友阿雄,他是她中学时的同学,有一年暑假,她和他都留下来护校。在 静的夏夜校园角落,她和他初尝了禁果。后来俩人一有机会就找地方偷欢,但是毕业后,他随父母到南方去,竟一去就断了消息。

  现在,她感觉到陈福祥插在她肉体里的阴茎要比阿雄长得多,他的一抽一插,好像一条棍子捅入她的肚子里。她又想到立忠,这男人昨晚也曾进入她的肉体,可是她却完全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让他佔了便宜。不过她又想到,来日方长,她还怕不能和立忠痛快淋漓地玩一场。

  就在艳丽胡思乱想的当儿,陈福祥已经往她的阴道里射精了。
025719di03diipyxix9oiy.jpg
  夜深了,月亮的光洒落在西窗下。陈福祥像一只死虾般鳞曲着身子躺在床上,发出一阵阵呼酣声。艳丽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穿上衣服,悄悄地开门走了。

  艳丽逃出下岗村走到公路上,天已大亮。此时,刚好来了一辆进城的班车,她便急忙蹿了上去。进了城,艳丽急急忙忙地朝裕华酒店赶去。她必须立即到酒店找到立忠,与她共同享用六千元「身价钱」,然后再筹划下一行动。

  进了裕华酒店,找到二零三号房间,她急促地拍了几下门,可是里面一点儿动静也没有,难道他没有睡醒?她又用力拍了几下门,里面仍然没有动静。她慌了,又用脚踢了几下,里面依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此时,一位服务员闻声赶来,问她干什幺。她说要找个人。服务员说,这个房间昨晚根本没有住过人。

  「轰」的一声,艳丽的脑袋彷彿被人猛击了一棍,慌急中,她差点叫出声来。她想了想,又于心不甘,要求服务员查一查,看有没有一个叫杨立忠的在酒店里住,说她有急事找他。

  服务员查遍了登记簿都没有杨立忠的名字。艳丽彻底失望了,她又气又恨,一阵急火上来,只觉得头脑一阵眩晕,身体晃了几下,差点没跌到在地上。

  艳丽也不知自已是怎幺样走出裕华酒店的,她在街边默默地站丁一会儿,觉得自己上的这个当太大了,自己太吃亏了。她恨那个杨立忠,恨他太歹毒。她也恨自己,恨自己太轻易相信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现在,落得既失身又挣不到钱的悲哀下场,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艳丽越想越气,越想越根,她觉得这个亏吃得太大,怎幺也嚥不下气去。她想着想着,她又后悔起来,昨晚走的时候,那陈福祥睡得那幺沈,怎幺不顺便翻一下他的衣服呢,他有的是钱呀!想到陈福祥,艳丽决定再杀个「回马枪」去下岗村陈福祥那里再抓回一把。

  于是,艳丽又搭上班车朝下岗村奔去。来到下岗村,天已黑将起来,艳丽匆匆地摸到了陈福祥的家门口,只见屋门紧闭着,门缝里透出一线灯光。

  艳丽正欲推门进去,忽一想,自己昨晚不辞而别,现在又突然回来,陈福祥肯定有了怀疑,对自己的到来定会提高警惕。如何应付他的各种提问呢?必须想好一套应答的话来才行。于是,她站在门口思索起来。

  忽然,她隐约地听到屋里有说话声传出来。不是说那瘦猴是个光棍汉吗?是谁在里面呢?艳丽觉得奇怪,便凑近前去,侧耳听起来。

  「怎幺样。昨晚过得舒畅吗?」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说。艳丽一惊,咦!这个声音怎幺这幺像杨立忠的?难道是他在搞鬼……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快乐的花莲之旅        激情母姊       项羽与琴清        竟然会被自己的学生强姦       在MTV里做爱
特殊身体检查        失控的母爱        女主播由淩辱变享受        办公室做爱        三十岁淫妇体验        

精品导航